第一次右舵手挡留在筑波赛道,手忙脚乱又欲罢不能挺喜欢这件衬手的大玩具,敏感但不过分暴躁,精确但不锐利坚硬,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我们无法确定会在哪一天对燃油机时代人类主导的驾驶体验唱当爱已成往事,当下所有纯粹的乐趣都值得珍惜。